小柯牌中國式音樂劇

Theater2020-05-06 12:15:21

關于作者徐楠:非職業戲劇人、資深媒體人,兼任作家、編劇等多重身份。


小柯正在摸索一條中國式音樂劇的路,眼下正在演的是《等你愛我》。

穿過大半個北京城、在冬夜里到798藝術區里的小柯劇場來觀賞一場音樂劇的人們,首先是源于對小柯的信服。

而對小柯的信服,來自對他的音樂的信服。

在中國的文化叢林里,小柯是那樣一種音樂人——平緩、靜默、清清淡淡、不事聲張,他不會弄出石破天驚的社會新聞,也不會一夜之間在某部影視劇或者晚會上爆得大紅大紫。你不斷聽到他新的音樂,從不高聲大氣,也用不著靠嗑藥、吸粉、以及其他各種極端的體驗方式來刺激靈感。他就那樣淺淺地笑著,中年男人,有點發福,但神情安穩,憨憨的書卷氣甚至和音樂里流淌的委婉細膩不大相稱。

他的每一首歌都稱得上耐聽,你甚至會感覺他用力的方式有些拙樸,因為看得出來——他不允許自己的音樂潦草、急躁、敷衍了事。他游走在流行文化和聲樂藝術之間的某個特定界面,自由永遠與孤獨同在。

這樣的音樂,這樣的音樂人,注定不會引來聲嘶力竭、前呼后擁、聲浪喧喧的粉絲們,但那些溪水般平靜流淌的音樂,入了多少人心,你知我知。

近兩年來,隨著著名的百老匯音樂劇劇目被不斷譯介進入中國,國人的劇場觀念中開始植入音樂劇這一舶來形態。在此之前,作為大眾舞臺形態的音樂劇,被很多中國人與歌劇混為一談。而今天,無論是中國的流行文化土壤,還是觀眾的劇場體驗需求,都已經到了足以支撐音樂劇的時候。先鋒戲劇的小眾尚不足以贏得票房,但載歌載舞地表達一個時代的痛點與笑點,卻已經是國人喜聞樂見的了。

于是,當《貓》、《媽媽咪呀》等劇目通過全國巡演逐漸完成從小眾到普及的過程,中國本土的音樂劇也正在萌芽和試水。小柯是其中的代表性一員。

他從2008年開始創作音樂劇。

從《穩穩的幸?!烽_始,他的劇目全都以其代表性曲目命名。觀眾在戲劇期待之前,首先抱有音樂期待。這更像是在劇場空間里的音樂再創作,或者說,通過劇場空間讓音樂獲得全息和立體的生命。

以《等你愛我》為例,都市情感題材、敏感而熱辣的剩女話題,大叔、離異、90后情感萌動、繁忙單調的寫字樓生活、同志情愫,背景里還有著今天城市青年人的一切困惑,或濃或淡,準保22-45的都市人群多多少少都有共鳴。小柯選取了他的音樂中較有代表性的都市情感吟唱——《簡單快樂》、《洛莉塔》等等,當然,還有久唱不衰的《等你愛我》。

基調和劇情與劇中曲目匹配和吻合,在某種程度上,劇情為音樂充當了立體和全息的背景,讓人們熟悉的音樂聽來更為親切。配合踢踏舞、節奏感、聲音的三維空間布局,以及穿插的幽默段落,渾然天成。它們全部是小柯的舊作,甚至是多年前的舊作,但是稍加點染,還是充滿音樂直達內心的生命力。

劇場特制了大幅的二維碼木牌,供人們微關注,關注者最直接的收獲就是打包下載劇中的音樂。這再一次印證了小柯牌音樂劇的致命吸引力,在于其音樂內蘊的二度發掘。

《等你愛我》,像是小柯音樂劇大餐中的一道甜點,用都市青年人的情緒基調烘焙而出;王得智和孫葛川野的調侃橋段,是噴涂其上的少量奶油。音樂原本是感受和心情的無形流淌,現在把它們描摹成有形的面孔和故事,裝進劇場,就像是從一股香味變成一塊看得見、摸得著的蛋糕。

這部戲在北京第二輪上演,依然觀者云集,再一次證明了小柯音樂的營養價值,在流行音樂市場里完全沒有釋放充分。

這樣的音樂劇創作,需要流行音樂的親和、精準和深入人心,也需要聲樂上的游刃有余和駕輕就熟。這就不難理解,為什么出現在此的不是別人,而是小柯。

文/徐楠 北京


文章歡迎轉發,轉發時請注明出處!

歡迎關注Theater公信平臺,分享戲劇知識、劇評、幕后故事、圈內資訊!

來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
北斗导航股票代码